当前位置:主页 > 不同的需求 >寄託于阅读,安身于文学──阅读的几则小故事>内容

寄託于阅读,安身于文学──阅读的几则小故事

2020-07-04 03:11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386)

寄託于阅读,安身于文学──阅读的几则小故事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且不管「开卷有益」或「尽信书不如无书」的争议,且不问「读万卷书」与「行万里路」两者孰轻孰重,总有这幺些小故事,揭示阅读的、文字的迷人,总有这幺些人,在颠沛流离,在困顿无措的时刻,寄託于阅读,安身于文学,在文学作品里找到存活的力量。

不认识赵丽宏。听他叙述,发现这位上海作家,和其他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作家一样,都是有故事的人。赵丽宏说他文革时期下乡,在上海附近的农村劳动,哈书哈得要命。农民们为了帮他,把家中能够找到的书,全都送来给他。从《红楼梦》、《福尔摩斯探案》、《卧虎藏龙》到黄色小说都有。最特别的,是个寒冷冬夜,一位八十几岁老太太,走了好长的路,送来一个布包就走了。打开来看,布包里是一本书,外皮磨损破旧,补上新皮,复见累累折痕,那是一九三六年出版的曆书。老太太显然不识字,一心想送书来,但家中哪来什幺书?好不容易找到一本有字的东西,就送来了。这故事笑中带泪,算是有趣的事,虽然故事背景辛酸无比。

重看《巨流河》,齐邦媛谈到她与雪莱,「在人生每个几近淹没志气的阶段,靠记忆中的期许,背几行雪莱热情奔放的诗,可以拾回一些自信。」而济慈,「他的诗与我似是人间困苦相依,维繫了我对美好人生的憧憬。」后来在《一生中的一天》读到,齐邦媛车祸住院时,疼痛难熬,以默诵英诗保持心智清醒,最常背的诗是华兹华斯的「彼时,昏睡遮蔽了我的灵智」。

文学养成训练足以使一个人强化信念、产生力量,我不禁想,如果我遭逢横逆,有谁的诗句,或者什幺书籍,可以让我在病奄奄时,于脑海里不断吟诵,继而勇敢走过黑暗?好像没有。所以我得坚强的活下来,不能倒下,我的阅读纵深还不足以支撑我逆来顺受。

想起叶嘉莹,知名的中国古典诗词学者,在《红蕖留梦──叶嘉莹谈诗忆往》一书,叙述一生遭逢三次巨变,以诗的教学与创作度过悽怆岁月。

抗战时期,叶嘉莹考上大学,那年丧母,父亲音讯不明,她孤苦无依,赋诗多首,排解伤痛。国共内战期间来台,夫妻以「匪谍」之名被捕,被抄家,无枝可栖,如惊弓之鸟,〈转蓬〉诗谓:「已歎身无託,翻惊祸有门。」后来定居加拿大,期间爱女车祸身亡,叶嘉莹闭关数十天,赋〈哭女诗〉十首,情感暂得抒发,悲痛却难以超脱,直到赴天津教书,备课,日日浸淫于诗词中,心情才逐渐平复。

这些小故事让人更想好好读书,尤其是诗,不论现代或古体都好,一字一字慢慢咀嚼,定下心来阅读。读的不是脸书墙上浮动更新的频繁互动,而是纸页之间,静止沈潜,属于读者和作者的文字默契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ni
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